楊瑞美在養老院為老人打掃衛生

  • 时间:

【西热力江 独行侠】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nbsp6月12日,楊瑞美帶領老人做健康操。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nbsp6月12日,楊瑞美在養老院為老人整理床鋪。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nbsp6月12日,楊瑞美幫助老人試穿新衣服。

&nbsp6月12日,楊瑞美在養老院為老人打掃衛生。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nbsp6月12日,楊瑞美和老人一起剪窗花。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nbsp6月12日,楊瑞美在為養老院的老人理髮。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nbsp6月12日,楊瑞美陪著行動不方便的老人散心。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nbsp6月12日,楊瑞美在食堂照顧老人吃午飯。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nbsp6月12日,楊瑞美和老人在院子里聊天。

&nbsp6月12日,楊瑞美為養老院老人晾曬床單。

&nbsp2005年,楊瑞美從內蒙古醫葯專修學院畢業後回到家鄉河北威縣,開始追逐心底多年的創業夢想。起初,楊瑞美結合自己的專業,開辦了一家牙科診所。在此期間接觸到一些前來看病的老人,楊瑞美心中漸漸萌發了開辦一家養老院的想法。經過兩年時間的籌備,2014年2月,慈安幸福院正式開業。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楊瑞美是個“80後”女孩,是河北省邢台市威縣章台鎮一家養老院的院長,也是生活在養老院150多名老人的“小家長”。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楊瑞美把養老院當作自己的家,常常24小時守候在這裡。由於養老院人手並不寬裕,打掃衛生、端屎倒尿、洗澡擦身、按摩喂飯等事情,楊瑞美都要動手去乾。鄰裡鄉親都說,楊瑞美是把老人當成自己的父母在養。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

“老人們把我當女兒看待,融入其中後,我發現了自己的價值,可以為更多老人創造幸福的晚年生活,我做的事情有意義!”楊瑞美憑藉自己的努力,把慈安幸福院經營的紅紅火火。 新華社記者朱旭東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