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移民服務合同中對中介機構的服務內容多會涉及移民流程

  • 时间:

【衡水一考生被捅死】

上述案件中,張女士與亨利公司簽訂的《協議書》對服務費金額進行了約定,但對服務費所包含的服務內容以及收費標準等卻未進行說明,因此,在雙方一致同意解約的情況下,對於已實際產生的服務費情況難以查明,法院只能根據亨利公司提供的服務情況,對其應當退還張女士的服務費金額酌情考慮。

以案件為例,2016年8月,張女士(甲方)與亨利公司(化名,乙方)簽訂《協議書》,主要內容包括甲方委托乙方及其境外合作方辦理美國EB-5移民申請,並接受他們的相關服務。《協議書》約定,甲方簽約時一次性向乙方支付人民幣3萬元;若由於甲方個人原因(包括甲方單方面終止本協議、中途退出申請等)導致申請失敗或協議終止,甲方已付服務費不退。此外,在《協議書》結尾,還用黑體加粗字體載有“甲方委托聲明”,內容包括,本人明確:在乙方的協助下正式遞交申請材料後,該申請時間的長短以及最終結果,由移民目的國的相關審理機構和使領館決定,與移民目的國的相關審理機構和使領館之間的聯繫由本人的移民代理律師負責。《協議書》簽訂後,張女士向亨利公司支付了3萬元服務費、2000元公證費和6500美元律師費。

2格式條款有失規範也是常見問題

裴小星新聞鏈接從各國移民局公佈的數據來看,投資移民是當前我國公民實現移民的主要手段。但是,在投資移民過程中可能出現各種情況,由此引發的法律問題也不容忽視。

(作者單位:北京市朝陽區人民法院)

1誘人承諾往往只在口頭上由移民引發的案件,多數涉及服務合同的問題,其中最為常見的就是移民中介機構存在欺詐行為。

再次,對於中介機構的特殊承諾應簽訂補充協議。消費者與中介機構之間的書面合同是對雙方權利義務的詳細約定,具有法律效力,消費者必須格外重視對條款的約定,尤其是中介機構在對獲得移民資格的期限等事宜作出一些特殊承諾時,必須通過簽訂補充協議或備註條款予以明確,方能保障自身的合法權益。

2018年初,張女士將亨利公司訴至法院,認為對方採用誤導和欺騙手段,將美國EB-5投資移民的綠卡等待時間從至少10年說成只需等待3至5年,錯誤地引導自己簽訂了《協議書》,因此要求解除《協議書》,並且亨利公司要按照“退一賠三”原則退還中介服務費3萬元,以及三倍賠償金9萬元。亨利公司辯稱,雙方的約定應以《協議書》為準,張女士關於EB-5申請獲批需要10年的推算方法依據不足,同意解除《協議書》,但不同意其他訴訟請求。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60條規定:“當事人應當按照約定全面履行自己的義務。當事人應當遵循誠實信用原則,根據合同的性質、目的和交易習慣履行通知、協助、保密等義務”。第93條規定:“當事人協商一致,可以解除合同。當事人可以約定一方解除合同的條件。解除合同的條件成就時,解除權人可以解除合同”。第97條規定:“合同解除後,尚未履行的,終止履行;已經履行的,根據履行情況和合同性質,當事人可以要求恢複原狀、採取其他補救措施,並有權要求賠償損失”。

從此案張女士主張的“移民中介機構存在欺詐行為”來說,所謂欺詐,一般是指一方當事人故意告知虛假情況,或者隱瞞真實情況,誘使對方當事人作出錯誤的意思表示。《中華人民共和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55條規定:“經營者提供商品或者服務有欺詐行為的,應當按照消費者的要求增加賠償。增加賠償的金額為消費者購買商品的價款或者接受服務的費用的3倍;增加賠償的金額不足500元的,為500元。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109條規定:“當事人對欺詐、脅迫、惡意串通事實的證明,以及對口頭遺囑或者贈與事實的證明,法院確信該待證事實存在的可能性能夠排除合理懷疑的,應當認定該事實存在”。

警惕投資移民背後的法律風險

首先,謹慎選擇有資質的中介機構。雖然我國已於2018年取消了移民中介資質審批,但在選擇中介機構時,仍要註意選擇有海外資質的移民中介。因為在海外一些熱門移民目的國,政府都會設立專門部門負責審核提供移民法律服務的機構。如一家機構想要提供英國移民法律服務,就必須獲得英國移民專署的認證。

3特殊承諾須簽訂補充協議結合近年來審結的案件,筆者建議消費者從以下方面進行防範:

其次,主動瞭解移民流程。即使選擇了有資質的中介機構,也不意味著可以高枕無憂。消費者自身也需要對投資移民目的國的移民政策、審批流程有一定的瞭解,因為投資移民服務合同中對中介機構的服務內容多會涉及移民流程,對此過程進行充分瞭解,才能對中介機構的服務和費用做到心中有數。

在現實生活中,移民中介機構為吸引消費者與其訂立服務合同,常常以不實內容進行誇大宣傳,但在虛假宣傳的形式方面,中介機構多採用口頭形式,對消費者作出難以實現的承諾,在簽訂的書面合同中卻往往不涉及口頭宣傳的內容,因此消費者在履約過程中發現實際情況與中介機構宣傳內容不符時,向法院主張中介機構存在欺詐行為要求賠償,常常會因證據不足而難以得到支持。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爭議焦點在於雙方訂立合同的過程中,亨利公司是否存在欺詐行為,即該公司是否對EB-5辦理成功所需時間做出了虛假承諾而導致張女士訂立合同。按照法律規定,主張欺詐的一方應對欺詐事項承擔證明責任。投資移民的成功與否較高程度依賴於移民目的國的相關移民政策,當事人應當對移民時間、結果的不確定性有基本認知,且雙方在《協議書》中也明確“申請時間的長短以及最終結果,由移民目的國的相關審理機構和使領館決定”,故不能認為亨利公司對張女士投資移民辦理成功的時間做出了承諾,因此亨利公司不構成欺詐,張女士主張的欺詐賠償法院不予支持。雙方均同意解除《協議書》,法院對此予以確認。對於3萬元服務費,鑒於亨利公司已經提供了一定服務,因此,法院酌情扣除部分服務費用。張女士提出上訴,二審駁回並維持了原判。

投資移民服務合同糾紛中還有一類較常見的問題,即中介機構提供的格式條款有失規範。

最後,在投資移民服務合同履行過程中,消費者務必妥善保留好款項支付憑證、雙方電子郵件或短信微信溝通記錄的相關證據材料,以便日後出現糾紛時選擇恰當的方式理性維權。

上述案件中,張女士與亨利公司訂立了書面協議,但承諾“在3至5年內即可成功移民”的內容在《協議書》中並未進行約定,張女士提出,這是雙方口頭約定,但亨利公司對此並未認可。張女士作為主張欺詐事實存在的一方,未能提交充分證據證明其所主張的事實,因此法院對其主張未予確認,賠償請求同樣未予以支持。

消費者與中介機構一般均採用格式條款訂立合同,中介機構作為提供格式條款的一方,有時對所提供的格式條款內容存在缺失,對於服務內容、費用構成、履約期限、違約責任等重要事項約定不明或未作約定,造成消費者在解約時對合同未履行部分主張權利難以找到相應的依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