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养老机构同时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连接-游戏免费下载-巧家新闻
点击关闭

提供老人-这家养老机构同时与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连接

  • 时间:

杭州14岁女孩找到

一面是一些養老機構因離城市中心較近、收費合理、服務質量高而「一床難求」,一面是一些養老機構入住率嚴重不足,「冰火兩重天」背後,折射出當前中國養老服務供需失衡的現實問題。

王小龍對記者說,對絕大多數生活基本能夠自理的老年人來說,最主要的生活、心理和社會交往需求可以通過社區和居家養老滿足,但對於失能、半失能、失智及高齡老人來說,社區附近的專業照護機構是比較理想的選擇。

江蘇省常州市,前不久剛剛開業的一家養老院吸引了人們的關注。地處常州市鐘樓區龍江中路,距離市中心只有15分鐘車程,醫療配套齊全,這家養老院中,一張普惠養老床位的價格大約每月4000元。2018年,常州市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約54000元,月均4500元,與之相當。

新華社記者近日採訪權威部門、專家及多地養老機構了解到,通過更好發揮政府和市場的作用,中國正努力探索一條中國式普惠養老之路,讓億萬老年人能夠獲得「買得起、買得到、買得好、買得安」的養老服務。

在北京大學人口研究所教授喬曉春看來,從專業護理人員,到專業的適老設備,從對老年人的心理關愛,到整個社會對老年人的接納和關注度,迎接老齡化社會,中國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政府+市場」能否解開養老服務供需失衡之困「我們看了好幾家,最終選定這裏。排了大半年隊,終於住進來了。」81歲的劉榮英告訴記者,她和老伴去年入住北京西六環某養老中心,這裏離家不太遠,附近有醫院,每月費用約9000元,憑兩人退休工資尚可承擔。目前這裏居住了約400位老人,按照遞交的申請表統計,常年有約百位老人等候入住。

與這家養老機構的「火爆」相比,同在北京、距離延慶區城區3公里左右的一家養老院卻是另一番景象。這裏每個月人均收費2000多元,遠低於市區很多養老機構。然而,或許是因為地理位置偏遠、護理人員不足、宣傳力度不夠等原因,目前全院只入住29位老人,入住率不到三成。

記者在調研中了解到,當前既有國有資本穩紮穩打、不斷布局,也有國企和民企共同合作、優勢互補,還有民企逐步做大,向品牌化、連鎖化發展。通過政府、市場多方努力,有效降低運營成本,解開困擾中國養老發展的「成本之鎖」,一條有效對接供需的中國式普惠養老之路日漸清晰。

■新華社北京10月8日電高端養老服務價格高昂,政府兜底、支持特困群體的養老機構又住不進去,對於占老年人口絕大多數的普通工薪收入老年人來說,能否獲得價格合理、方便可及、質量有保障的養老服務,成為當前中國養老面臨的一大課題。

數量眾多的老齡人口、多樣化的養老需求,使得融合居家社區養老和機構養老的模式應運而生。

記者在採訪中看到,一些養老機構將公共活動區域裝修得富麗堂皇,但光亮的瓷磚和炫目的燈光並不適合老年人腿腳不便、不適應強光的特點;不少養老機構起居室設計得如同高檔酒店客房,但專業性適老化設施卻嚴重不足;在針對失智老人的康復訓練場所,由於專業性腦力復健器械不足,一些養老機構不得不用幼兒智力開發產品代替;由於缺乏專業人員,有的社區養老機構提供的助潔、助醫等服務只能委託第三方公司派遣人員,難以保障服務質量……

讓億萬老年人獲得支付得起、方便可及、使用滿意的養老服務,是一項需要從政府到企業,從機構到個人都努力探索的事業。

「不同類型的養老服務應有不同發展重點,同時都要與醫療、便民等服務緊密結合。」國投健康產業投資有限公司業務發展部總經理高婕說,對於具有一定規模的專業化養老機構,可有效利用其設備、儀器、器材等資源,為老齡居民提供專業康復訓練;學習型養老服務機構可擴大服務範圍,為周邊老齡居民提供文化服務;旅居養老服務機構,可以為旅居養老群體提供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等服務實現醫養結合……

「以社區養老為中心,輻射周邊3至5公里內13個社區約萬名老人,為他們組織活動、提供日間照料、心理照護等,同時連接機構養老和居家養老,實現融合養老的功能。」養老院負責人王小龍說。

首開寸草亞運村養老院有一個屋頂花園,花園一角,一個公交站牌和一個郵筒吸引了記者的注意。工作人員介紹說,一些失智老人會有情緒焦躁的時候,這時看護人員會陪着他們到站牌前等等公交車,或是給家人寄一封信,來安撫老人的情緒。細微之處的設計、人性化的關懷,對於步入暮年的老年人來說,如同春風細雨,融化人心。

77歲的張貴敏住在附近社區,患有糖尿病、心血管病等慢性病。每隔一段時間,她和老伴兒就會請這家機構的助醫人員陪同去醫院看病。「一個是打車困難,一個是到醫院后要排隊、划價、取葯,使用助醫服務解決了大問題。」說起每一位助醫人員的姓名,張貴敏如數家珍。

今年初,國家發展改革委、民政部、國家衛生健康委聯合啟動實施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通過中央預算內投資提供一定建設補貼支持,吸引城市政府和企業自願參与。在這個過程中,城市政府提供包括土地、金融、財稅等優惠政策,大幅降低企業運營成本;企業則承諾提供有質量保障的養老服務,價格與當地城鎮居民可支配收入、退休金等相適應,讓普通工薪階層老年人買得到、買得起。

突破養老服務業面臨的成本制約,企業也在探索。上海長寧區區屬國企萬宏集團投資的一家養老院位於長寧區茅台(600519)路。這家養老院共80張床位,入住率長期保持在90%至95%。萬宏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祝華說,床位價格維持在每月3000元至5000元,由於價格合理,地段位置好,長期供不應求。

據了解,在最近修訂的《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實施方案》中,將社區養老服務稅費優惠等最新政策納入「地方政府支持政策清單」。同時按每張養老床位2萬元的最高標準支持居家社區型和醫養結合型機構建設。

居家社區養老、醫養結合型養老、旅居型養老、學習型養老……伴隨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老年人養老需求呈現多樣化、多層次的特點。

記者在這家養老機構看到,一層是日間照料中心,為附近居家老年人提供就餐、公共文化活動、心理慰藉以及上門助潔、助浴等服務。二層以上是機構,為需要護理的老人提供專業化照護服務。從公共空間到居住房間,小到一把座椅、大到衛浴設施,都配備有專業的適老設施,幾乎每一處都是無障礙設計。這家養老機構同時與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連接,並和中日友好醫院醫聯體建立綠色通道。

社區、機構養老深度融合,讓老年人獲得方便可及的服務北京市朝陽區安慧里社區,一棟四層小樓安靜低調,不時有護理人員推着坐在輪椅上的老人在院中散步。首開寸草亞運村養老院是一家以融合式養老為特色的養老機構,院區能為50餘位失能、半失能、失智及高齡等需要長期照護的老人提供入院護理服務,同時可為周邊老人提供日間照料服務和助餐、助浴、助醫、助潔等居家上門服務。

據悉,這家養老機構參与了國家有關部門啟動的普惠養老城企聯動專項行動,院內部分床位提供普惠價格,同時享受地方政府一系列優惠政策。國投健康(常州)養老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蘆濤說:「在項目建設階段獲得每張床位2萬元的中央預算內資金支持,常州市政府提供閑置物業,並在租金方面給予較大優惠,有效降低了企業運營的長期負擔,使養老服務在保證質量的同時價格下探到普通收入群體可以接受的範圍;同時政府在機構設立、消防、竣工驗收等方面的行政審批手續也大大簡化。」

上海國有資本運營研究院院長羅新宇說,進入養老服務業可以充分發揮國有資本的引導帶動作用,在改善養老產業結構性失衡、探索市場化經營之路等方面作出有益嘗試。

「大城市養老難是當前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主要難在一些核心城區養老機構『一床難求』,難在老年人需要的安全可靠、質優價廉、就近就便的養老服務緊缺。」民政部養老服務司副司長黃勝偉坦言。

「我們一直在努力了解老年人真正需要的是什麼」伴隨着舒緩優美的音樂,身穿艷麗民族服飾的老年人翩翩起舞……在青海省老年大學,老年舞蹈班學員們正在排練。「退休人群逐步向『60后』老人轉移,他們中不少受過高等教育,對精神文化的需求更多元。為此,老年大學增加了手工、素描、薩克斯等專業課程,下一步還打算開設攝影課、康復護理班等。」青海省老年大學專職副校長曹正國說。

今日关键词:两只老虎定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