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此目前MCN机构普遍不是很好融资-巧家新闻
点击关闭

短视发展-因此目前MCN机构普遍不是很好融资

  • 时间:

何雯娜梁超订婚

根據克勞銳發佈的《2019中國MCN行業發展研究白皮書》數據,2018年有59.3%的MCN完成過融資,其中半數以上融資輪次集中在A輪(28.6%)和天使輪(23.8%),融資總額在億元人民幣規模以上的案例不在少數。

根據網絡公開信息,灰斑馬至少是今年的第4起MCN機構融資。在其之前,五月美妝、小象互娛和彥祖文化等三個MCN機構都分別拿到了Pre-A輪、A+輪及天使輪融資。

然而,MCN快速發展的同時,也面臨諸多問題。有業內人士介紹,MCN機構在盈利方面長尾效應明顯,僅頭部和部分腰部公司可以實現盈利,而其他大部分機構由於在定位、切入領域方面沒有核心競爭力而盈利困難;在與平台談判的過程中,MCN也處於非常弱勢的地位,議價能力相對欠缺;此外,儘管深耕於垂直內容的MCN機構由於定位清晰,在早期變現能力較強,但垂直品類未來上升空間有限,如何跨界聯動和品牌主整合也將是MCN面臨的挑戰。

經歷了三年的混戰割據,MCN機構頭部效應初顯,留給創業者和投資人的機會還有多少?

近日,各大短視頻行業微信群內傳播一則這樣的消息:「華為視頻正在招募MCN機構,採買短視頻內容。」據悉,華為視頻對MCN的補貼政策是「1萬播放量20-30元」,目前已有多家MCN機構以官方合作的方式入駐。

「未來MCN在各個垂直品類、人群、審美的角度,均有可能產生強大的新項目。」范衛鋒對於新的MCN創業者的建議是:找准市場定位、創造優質內容、抓住平台紅利、做好用戶增長、重視商業變現、借用資本槓桿、重用年輕人才。

MCN(Multi-Channel Network)原本是個舶來品,本意是多頻道分發,指的是一家機構在一個內容平台上,通過無數個賬號分發內容。引申義可以理解為:是一個能夠服務和管理一定數量賬號的中間機構。

正如奇魯所說,表現力強勁的頭部MCN更受資本青睞。近期多家MCN機構斬獲風險投資,最高融資額達1.25億元。

隨着流量成本不斷走高,內容成為高效精準獲取流量的重要途徑,越來越多的內容創作者開始湧現。但是,當內容生產者和消費者數量都非常龐大的時候,平台如何收割商業價值?這時候MCN就應運而生,發揮着強大的聚攏作用,來實現內容的規模化和系統化變現。《2017年中國短視頻MCN行業發展白皮書》統計顯示,僅2017年,中國互聯網泛內容MCN機構數量已經達到2300家。

「現在大型的MCN機構情況比較樂觀,有流量,有融資,也有一些已經做起來的大號了。」相比於一些頭部大平台,自己廣告資源不多,達人也不是很出名,奇魯選擇了母嬰領域這個細分市場作為切入口。在奇魯看來,雖然這個市場目前已經有很多競爭者,但抖音、快手、小紅書等各種平台很多,機會也不少。

談到資本的態度,奇魯表示目前項目還沒開始融資,但接觸過一些投資機構,對MCN的態度還是比較謹慎,因此目前MCN機構普遍不是很好融資,只有那些有很強盈利能力的MCN機構才能融到,可他們卻不太想融資。對於下一步的計劃,奇魯表示:「我們一直在孵化自己的賬號,逐步調整並且從單一平台適應到全平台的內容發展,目前主要聚焦在母嬰領域的內容上,繼續做深做細。」

對MCN的投資標準,范衛鋒指出三點:空間大、人強悍、價格合理。具體來說,短視頻所處的品類的空間要大,不管是流量空間還是商業空間;而所謂的人強悍,指的是高樟一貫主張的「四氣三力」:正氣、志氣、靈氣、殺氣;三力指的是:總編輯能力、總經理能力、資本家能力。

投資人說:頭部效應處於早期 新進者仍有大空間

發展過程中,奇魯也遇到了一些困境,概括起來主要有兩個方面:第一,達人與平台的粘性不夠。有些已經簽約的達人,可能因為分成比例問題或者做了一段時間后想「單飛」,並不是很穩定;第二,短視頻的運營成本較高,孵化一個賬號需要好幾個人,要持續輸出內容則需要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我們也在不斷試錯,我們現在正在孵化一個號,但也還沒摸清門路。」奇魯說,大大小小的MCN機構有很多,真正能盈利的還是少數,能否快速做起來也很考驗團隊的綜合能力。

MCN的發展離不開短視頻的助力。回顧2017年,是短視頻爆炸式增長的一年。有數據顯示,到2017年底,短視頻綜合平台與短視頻聚合平台活躍用戶規模分別達到3.341億人與1.099億人。而在對用戶時間的佔用上,短視頻綜合平台與短視頻聚合平台的用戶使用時長分別在12月份達到34.857億小時、10.256億小時,上述各項數據與2017年年初相比增長幅度均超100%。

從博主起步,創業者奇魯也在創建一個MCN機構。奇魯告訴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做短視頻博主期間積累了一些「網紅達人」資源,於是萌生了做MCN機構的想法。事實上,奇魯進入這個市場時,MCN機構已經開始進入發展分化的階段,頭部效應已經開始顯現。

如今,華為視頻入局短視頻,並以真金白銀招攬MCN機構,使發展了三年的MCN再次被點燃,MCN與短視頻平台的關係、MCN的行業生態、以及創業投資格局等再次成為行業內熱議的焦點。

奇魯認為,雖然MCN起源於國外,但相比於國外的MCN機構,國內的機會反而更多,從盈利模式來看,大致可分為三種:第一,通過達人簽約獲得他們的收入分成、廣告及各種傭金;第二,通過自己孵化的賬號不斷吸引品牌方投放廣告,進而幫助品牌方做基於平台的全方位營銷方案,然後投放更多達人;第三,做內容輸出,比如賬號代運營等。

事實上,2018年前後,微視、快手、抖音、淘寶、秒拍、趣頭條、網易、知乎等就相繼出台MCN政策,發力短視頻賽道,「MCN」這一概念逐漸深入大眾視野,MCN機構成為了短視頻平台不可或缺的一支同盟軍。

創業者說:競爭大但機會也不少

投資了MCN機構漢卿傳媒的高樟資本創始人范衛鋒對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表示,目前MCN行業的頭部效應還處於早期,新進創業者仍然有很大的機會。正如高樟資本投資的漢卿傳媒,從早期的原創的、面向年輕人的創意類短視頻UP主,發展成全國知名的網紅IP,一路逆襲進B站前3名。「具有強大的優質內容原創能力、商業變現能力、公司管理能力的MCN機構,還是頗有投資價值的。」范衛鋒說。

奇魯告訴證券時報·創業資本匯記者,目前自己的創業團隊已經簽約了三十幾位達人,自己也孵化了幾個賬號,「團隊的發展應該跟着平台走,從單一平台拓展到大平台去。」奇魯表示,目前團隊仍處於發展初期,但運營情況良好,有些賬號已經開始盈利了。

行業現狀:快速發展卻問題諸多

7月9日,短視頻內容孵化服務提供商灰斑馬,獲得2000萬元 A 輪融資。投資方為智能營銷服務機構閃銀,其母公司為鯨算科技。本輪融資,灰斑馬主要用於發掘各垂類行業的意見領袖、發力短視頻內容電商。至此,黑斑馬估值已達1億人民幣。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創業資本匯。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今日关键词:黄海波近照曝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