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末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1927.87亿元-巧家新闻
点击关闭

余额机构-上半年末个人消费贷款余额为1927.87亿元

  • 时间:

江西麻将馆禁令

工行個人消費貸款也有所減少,上半年末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1927.87億元,降113.75億元,去年末該項為2041.62億元。半年之間,工行個人消費貸款占其個人貸款餘額比例也從3.6%降到3.2%。但工行報告的消費貸款數據不確定以哪種會計方式計量。

目前業內所說的銀行個人消費貸款,從央行統計口徑來看,居民短期消費貸款一欄與其最為接近。可以說,銀行個人消費貸款今年上半年增量不到去年上半年一半,更不到去年下半年的三分之一。

不過農行以攤余成本計量的期末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1667.03億元,較年初增4.18億元,增長率僅為0.25%。

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截至2019年6月末,存款類金融機構住戶部門短期消費貸款規模為9.11萬億元,2019年上半年該項凈增3293.19億元,上半年增量看起來並不樂觀。而2018年上半年和下半年凈增額分別是其2.5倍和3.5倍,增量達到8263.02億元和11736.02億元。

股份行中,光大銀行個人消費貸款規模出現下降,期末以攤余成本計量的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1235.80億元,較上年末減少18.45元,降幅為1.47%。

在銀行業激烈的競爭環境下,消費金融早已成為銀行業拼殺的又一戰場,場景、流量、數據、生態等等,有關消費信貸討論的熱度不減,但實際成績又如何?或許近期的統計數據能給出答案。

他分析,主要原因有二:一是結構調整,降低消費貸佔比,提高經營貸佔比。零售轉型仍是大方向,但個人消費貸產品資金流向難以把控,存在合規風險,相比之下,發力個人經營貸款,既可確保資金流向可控,又契合發力小微金融的政策要求,成為部分銀行發力零售轉型的首選。二是規避風險,主動放慢速度。個人消費貸款經過幾年快速增長后,催生了多頭借貸、特定群體槓桿率高企等問題,信用風險隱患增大,銀行放慢擴張步伐存在濃厚的規避風險的意味。

至少7家上市銀行負增長根據2015年以來的數據,個人消費貸款增量,高位階段是2016年下半年到2018年下半年,但到了2019年上半年增量出現縮減。從月度變動來看,2月份因春節因素,當月增量為負,消費貸款規模減少2575.26億元。3月份增量最高,為2927.56億元,4月份以後,單月增量又回落到2000億元以下,其中4月份增量為1096.67億元。

這是存款類金融機構整體表現,結合A股上市銀行中報來看,個人消費貸款變動又是怎樣一幅畫面?需要提及的是,在個人消費貸款界定中,多家銀行報告的個人消費貸款不包括信用卡貸款、助學貸款等。農行報告,2019年上半年,個人消費貸款增量75.61億元,居四大行首位。至上半年末,農行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1655.70億元,較上年末增長4.8%。農行在報告中解釋,主要是由於積極推進個人消費貸款「擴戶」工程和場景化布局,「網捷貸」等中短期線上消費貸款增長較快。

中信銀行個人消費貸款有所增加,以攤余成本計量,期末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2081.04億元,上年末為2038.53億元,半年內增加42.51億元,增幅為2.09%。另外數家上市股份行也未明確披露個人消費貸款數據。個人消費貸下降在城商行中也不例外,以攤余成本計量,鄭州銀行上半年報告顯示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58.59億元,年初則為71.14億元,半年內下降12.55億元,降幅為17.64%。

寧波銀行上半年該項降幅超過百億元。上半年末其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1030.80億元,去年末為1149.75億元,半年內下降118.95億元,降幅為10.35%。

農商行中,以攤余成本計量,常熟銀行半年內下降2.23億元,上半年末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90.04億元,去年末為92.27億元,半年降幅為2.42%。

銀行主動放慢擴張腳步針對上半年個人消費貸規模放緩現象,《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了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他指出,自2018年下半年起,銀行消費貸增速就已出現放緩跡象,今年上半年部分銀行個人消費貸負增長是這種趨勢的延續,背後的主要原因是銀行主動放慢了擴張的腳步。

至上半年末,建行個人消費貸款餘額為1682.70億元,較上年末減少418.55億元,降幅19.92%。以攤余成本計,其個人消費貸款上半年末餘額為1781.05億元,較上年末減少366.78億元,降幅為17.08%。建行在報告中稱,以電子渠道個人自助貸款「建行快貸」帶動該項業務發展。

在他看來,頭部機構的經營策略調整向市場釋放了悲觀信號,容易在行業內引發跟風效應,隨着更多機構放慢腳步,會在一定程度上導致消費信貸供給縮水,強化借款人資金鏈壓力,引發不良率上升,從而促使更多機構調整放貸策略,供給快速縮水,帶來更大的風險隱患。記者注意到,就在9月11日,銀保監會首席風險官、新聞發言人、辦公廳主任肖遠企表示,監管支持消費信貸發展,這與當前擴大內需、支持消費升級的大環境相匹配。銀保監會也支持金融機構去挖掘這一市場。他強調,消費金融、消費信貸不能因為信用卡不良貸款率高了就不做,「銀行不做還有別人做」。在他看來,如果正規銀行機構做好消費金融貸款,能夠對不良的市場參与者形成「擠出效應」,形成「良幣驅逐劣幣」的良性循環。

進一步看,農行以大數據為助力,推進個人消費貸款「擴戶」工程。以家裝和汽車場景為方向、以線上獲客為重點,推進個人消費貸款場景化布局。

中行則未披露個人消費貸款規模。四大行中頭部兩家消費貸餘額均降,那麼股份制銀行又表現如何?「招商銀行公認的優勢在於零售業務,其零售業務的優勢是對手難以模擬的。」這是招商銀行官網中的一段話。「對手難以模擬」的銀行,其消費貸款增長會有多亮眼?根據業績報告,截至上半年末,招商銀行消費貸款餘額1147.86億元,較上年末增長8.87%。記者注意到,這是招行非集團口徑數據,因其他銀行以集團口徑統計,該行此項數據不具有橫向可對比性。

今日关键词:萧亚轩回应将复出